为何至今未发现外星人物理学家给出恐怖解释

时间:2019-08-03

  伯莱泽希望自己是错的。相比之下,其他很多科学家对先进外星生命的搜寻持更为乐观的态度。伯莱泽的假设虽然令人恐怖,但至少对费米悖论给出了一个解释。也许,我们注定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孤独地仰望星空,无缘见到外星人。 如果一个外星文明没有达到参数A——具备星际旅行能力,在宇宙中传播通讯信息或者掌握其它先进技术——但仍有可能存在,显然无助于我们破解费米悖论。在所谓的“先进后出”解决方案中,伯莱泽提出了一个可怕的假设。他说:“第一个掌握星际旅行能力的生命可能消灭所有竞争者,以便为自身的扩展扫清障碍。” 即使扩大搜索范围,我们仍没有发现外星人存在证据。伯莱泽指出为了破解费米悖论,除了在定义外星生命方面转变想法,同时还要关注一个参数,即我们能够观测到外星人存在的物理阈值。“我们能够客观测量的唯一变量是,在地球周围特定范围的外太空探测到生命的可能性。为了简单起见,我们不妨将其称之为‘参数A’。” ”,即对地外文明存在性的过高估计和缺少相关证据之间的矛盾。尽管我们的银河系存在数十亿颗恒星——银河系外的恒星数量更是超乎想象——但我们至今未发现先进外星文明的任何证据。为什么会这样? 在伯莱泽看来,费米悖论的某些解释都存在一个问题,即对外星生命的定义过于狭隘。他在论文中说:“星际空间会孕育出一系列文明,这一点应该没有争议。外星人可能与我们一样,13年前他被郑智意外踢断腿如今笑谈中国足球也是生物有机体。不幸的是,人工智能流氓化,反抗它们的创造者,又或者像斯坦尼斯拉夫·莱姆(波兰著名科幻作家)在《索拉里斯星》描述的那样。”(索拉里斯星是双星系统下一颗由海洋覆盖的诡异行星。种种迹象表明,整片海洋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或者说“超智慧体”。) 伯莱泽列举了两个类似的例子——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不受约束的人工智能。他在论文中说:“流氓化的人工智能可能疯狂地自我复制,占据整个超星系团,将每一个恒星系统变成一台超级计算机。它们为什么这么做?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它们具备这样的能力,便进行这样的扩张,没有为什么。” 俄罗斯国立电子技术研究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家亚历山大·伯莱泽也认为我们在宇宙中并不孤独,并且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对于费米悖论,他提出了“第一个进,最后一个出”的解决方案。伯莱泽在论文中指出费米悖论有一个很简单的解释,无需提出任何引发争议的假设。不过,这个解释可能很难被人接受,因为它预言了人类文明的可怕未来,甚至比灭绝更加恐怖。伯莱泽的论文尚未被其他科学家评议。 伯莱泽指出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高度发达的外星文明会有意识地铲除其它生命体,只是对它们的存在不屑一顾。这就像建筑公司在房地产开放过程中摧毁蚁穴一样,因为他们没有保护蚁穴的动机。难道伯莱泽认为我们像蝼蚁一样,之所以没有遭遇外星人,不过是因为我们的文明还没有被超乎想象的超级生命体不假思索地摧毁?显然不是,我们或许不会遭受蝼蚁一样的厄运,但我们寻找的外星人可能就是未来的摧毁者。 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假设。我们可能成为一场致命竞赛的赢家,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参与了这场竞赛。正如安德鲁·马斯特森在《Cosmos》中所说:“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费米悖论的解释。” 伯莱泽在论文中称:“如果这种假设成立,这对我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唯一的解释是‘人择原理’。我们是第一个登上星际舞台的生命体,最有可能最后一个离开。”这种毁灭并不需要精心设计,它就像一个完全不受限制的系统,规模超出任何人的控制能力。 在费米悖论提出后的几十年时间里,无数科学家和思想家都在苦思这个问题。有人认为外星人可能处在蛰伏状态,或者某些神秘因素阻止了他们的演化。还有的人认为外星人根本不愿意与人类打交道。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